亲,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
第二章翩若惊鸿
    沉沉深夜,静静山谷,神秘的人影缓缓靠近,一身冷凝杀意,无端、无由、无解,更是一无所知。

     诗号刚落,映入众人眼帘的,乃是一名绝色女子。芳容泛起红晕,迷人姿态传出悠扬缥缈的琴声,淡雅清幽意境优美,掺合着月光回荡在寂静的山谷里,似风似雨、似花似幻;似雾似虹、似霓又似梦。曲调婉转流畅,仿佛瀑布间的高山流水,大漠上落雁平沙;又如盎然一新的阳春白雪,苦寒幽香的梅花三弄,沁人心脾,百感横生。

     然而,修为最高的王供奉见到来人却是脸色大变,急忙将白齐护在身后。

     白齐神色凝重,出言问道:“阁下何人,是要插手此事?”

     “杀你的人!”从绝色女子口中的淡然话语,却是冷意无尽,杀机无限。

     淡然,是不屑,是嘲弄。

     白齐心生怒意,堂堂白家三公子,白家第一天才,在整个南天城,也只有四大家族以及城主府的几大天才能相提并论。何时受过别人的不屑,冷然蔑视。

     白齐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,欲要出手,然而一道人影却是拦在他的面前。定睛一看,竟是王供奉。

     白齐更是火大,出言喝道:“王供奉,记住你的身份,莫要僭越!”心中已是生出了杀机。

     王供奉这样的高手虽然难得,但只要愿意付出一定的代价便可轻易寻得。一个不听话的奴才,杀了也就杀了,没什么可惜的。

     王供奉感受白齐的不满,心中苦笑。若非白家家主白羽对他有恩,他可不愿屈居人下,听人调遣。虽然白家对他不错,修炼资源不缺,可修道,求的就是自在,追的是逍遥。除非是自己潜力耗尽,前途无望或者一些散修才会羡慕这供奉之职。

     眼见王供奉纹丝不动,白齐刚要说话,却听王供奉头也不回道:“公子,此女是一个高手,不亚于我。”

     白齐闻言一颤,这怎么可能?

     这女子模样不过二十出头,也就比自己两三岁,怎么可能不弱于已是先天七重的王供奉?

     不说白齐不愿置信,就连说出这话的王供奉,心中也是难以置信。并不是说世上没有这样的天才,只是这南天城可不是东临郡,更不是吴国都城建康,仅仅是东临郡七十二城之一的一座小城,出现这样天才的机会实在太渺茫了。

     除非此女不是南天城之人。

     王供奉与白齐心中同时浮现这个念头。

     王供奉颇为忌惮道:“在下南天城白家供奉,不知小姐从何而来?不知白家与贵府有何仇怨,小姐能否解惑?”

     由不得王供奉不慎重,能培养出如此天才,其背后的势力若是不如白家,那简直就是笑话。

     白齐此时也收起心中的傲气。他虽狂傲,但绝不是傻子。天地之大,无人能窥其奥秘,江河之广,更是无人能踏足其间。南天城仅是一个小城,白家在此可以嚣张跋扈,但出了南天城,屁都不算一个。对于这一点,不仅是白齐,南天城所有的家族子弟都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王供奉双目灼灼看着神秘女子。然而回应他的是——寒芒剑影。

     只见沛然剑气冲霄,黯夜为之光亮。一股足以令乾坤倒悬之力,使众人顿感窒息。

     “好凌人的压迫感!”

     “公子小心!”王供奉一声惊呼,然而看到的是不愿回想的一幕。

     快,难以言状的快,无法捕捉的快。

     红与白的渐次,生与死的分际,一道傲然剑气挥洒,天地收声,唯听剑身滴滴,落地绽靥。

     白齐死死捂住自己的咽喉,脸上是难以置信,是不愿置信,是绝望,是恐惧;是对生命的最后眷恋,是对这个世界的无限不舍。千言万语涌在心头,唇舌绽动间,只有“咯~咯~”的声音。

     不甘,悔恨,皆化为乌有。矫健的身躯轰然倒地。同时震醒了王供奉与白齐身边的护卫。

     “公子~”

     “公子~”

     数道哀鸣,恐惧慌乱。堂堂白家三公子,最为出色的年轻天才,今日竟死在无名山谷,这份罪责,就已经让众人骇然失色,面如死灰。

     “你安敢如此?”王供奉大怒不已。

     白齐身死,不管原因如何,王供奉都逃不过白家的追究。胆敢在自己护卫之下杀人,这又是何等的蔑视。

     “去死吧!”王供奉厉掌轰出,荒烟山谷,蔓草萧索,肃杀弥盖夜空,势引风疾,顿乱玄黄之气。

     “哼,井底之蛙,不自量力!”

     冷声蔑笑,顿生愁云杀风。风势渐强,气氛骤变,血色天际正在晕红,众人抬头一惊,天色浑似万顷血海,铺天盖地,奔腾而至,状极骇然。此时王供奉纵身欲下,前浪已至,看不清、分不明,满目纷乱赤红,是眼前唯一情景。

     “寻芳踏雪点惊鸿”

     翩若飞仙,足绽落英,一步一花开,是以天地为棋盘,众人为棋子。神秘女子冷眉一敛,化解王供奉一招后,转棋为画,再施奇招。霎时,雪纱屏风如画,杀影凌厉来回。

     声声惨呼中,哀吟的剑声,有一种迷惑人心的虚妄。剑身上缓凝而成的血珠,淌过噬命的冷锋,自剑尖呕下一口又一口的血滟。时间在这一刻,纵慢。

     “这怎么~可能?”王供奉致死也不敢相信自己尽不是一招之敌,是太高估自己还是太低估对手?王供奉一声惨笑,白家招惹这样的强者,未来什么情景已经可以预料。

     “好惊人的剑法,好令人惊艳的剑法。”临死一刻,王供奉心中仅有此念头。

     以生命点染一口血剑,余韵勾响了哀歌,放眼只剩灿花掩目。

     一招之威,不仅杀了王供奉,连跟随白齐而来的护卫狗腿也无一幸免。

     易天雪呆若木鸡,不知所措。就这样结束了?

     半响,易天雪回过神来,一脸震撼看向神秘女子。有话要说,却不知从何说起。

     神秘女子笑道:“吾名洛夕颜,你便是易天雪?”

     易天雪有些拘束,颤声道:“多谢前辈救命之恩,易天雪没齿难忘。”

     修行界,达者为师,强者为尊。

     亲眼见证眼前女子的强大,易天雪不敢姐姐相称,只能称呼前辈。

     洛夕颜闻言一笑:“不用这般客气。这一次来,乃是为了给你传递一个消息。”

     洛夕颜话语一顿,易天雪顿时抬眼看来,眼中尽是疑惑不解。似乎自己与眼前之人并无瓜葛,对方不仅救了自己,还带来一个消息,莫非真的与自己有关?难道是哥哥?

     易天雪神情激动,洛夕颜开颜道:“看你你猜到了,这个消息确实与你哥哥易继风有关。易继风还未死,只不过他现在有重要的事情不能回来,这是录音石,正是他要我转交给你的。”

     易天雪闻言激动难捺,欣喜若狂。刚才闻知哥哥身死的消息,她可是万念俱灰,身心俱灭,已心存死志。如今峰回路转,得知哥哥未死,还认识一个如此厉害的姐姐,易天雪怎么心如止水?

     接过录音石,易天雪双手颤抖,心中莫名升起一种害怕,害怕这又是一场空欢喜。

     只不过,听到录音石传来哥哥熟悉的声音,易天雪霎时泪流满面。三年的等待,三年的思念,终于知道再一次听到哥哥熟悉亲切的声音。一切的付出,似乎都已经有了回报。

     然而,激动欢喜的易天雪没有注意到洛夕颜的异状。

     洛夕颜见到易天雪附耳倾听,展颜欢笑,只觉心如刀割,眼眶湿润,泪水差点压制不住。

     良久,易天雪才从欢喜中清醒过来,对洛夕颜笑道:“多谢姐姐。只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见到哥哥?”

     “等你修为达到了你哥哥的要求,你哥哥自然前来找你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那怎么可能?我修炼这么多年,才凝气七重,哥哥的要求可是至少五气境界呢。”

     “你的资质并不低,甚至可以说是旷世天才,只不过之前修炼的功法太弱了,才没有发挥你的资质。以后三个月,你就跟着姐姐修炼。”

     “真的可以么?”易天雪雀跃不已。之前身处易家,不愁吃不愁穿,易天雪资质虽高,但性子有些跳脱,根本静不下心来学习。若不是被逐出家门,与易继风相依为命,知道实力的重要,恐怕到现在还是凝气一二重的修为。当然,关键还是在于功法的优劣,不然就算易天雪不喜练功,也不止这点修为。

     “自然可以。你若想快点见到你哥哥,可是要静下心来,勤学苦练才行。”

     “恩”易天雪郑重允诺一声。

     “先离开此地,找一个安全安静的地方。”

     不消片刻,二人便来到另外一个极其隐蔽的峡谷。此地雾气萦绕,再深入一点便是赫赫有名的妖兽丛林,少有人迹。

     安顿下来,洛夕颜道:“姐姐在周围设了一个简单的阵法,不会有人或者妖兽打扰。现在姐姐有事在身,先传你心法《洛神赋》,三日后再来传你剑法【惊鸿七式】。”

     “啊,姐姐你要走?”

     “有一些琐事要办,你先好好待在这。不要出去知道么?”

     “哦,我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抬眼一看,洛夕颜的身影已然消失。